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自媒体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350|回复: 0

百家酱来百家味,烀好的酱豆红扑扑

[复制链接]

11

主题

3

帖子

47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47
xinquange 发表于 2017-12-24 20:03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小雪天儿烀大酱

文/李凤芹
选稿:中乡美二室主编 李巧篆
文图编辑:丁录年 柳丝青青
2017年小雪的节气时间是11月22日。夏历十月初五,这一天,冬天来到了。
小雪艳阳照滿屋,农家忙把大酱烀,百家酱来百家味,烀好的酱豆红扑扑……
天儿就是过得如许快,刚刚已往的立冬,小雪节气一转眼就来到了。大地刚刚封冻,伸出的手儿往外一放,顿时感觉又冷又凉,头上围着围巾,手上带动手套,农家妇女出外干活,是最保暧的方式之一。闲瑕之余,饭前饭后,街上的年轻媳妇们又该相互打招乎了,“你家烀酱沒?”,“该烀了”,“十月天儿挺好,趁着天好,不太冻手冻脚,把酱烀好就沒啥活了。”“固然集上超市有卖各种各样的塑料代包装的酱,但要常吃,照旧咱家本身下的大酱好吃。”前街后街的媳妇们一交换,选在夏历十月气候好的日子里,家家烟筒里都冒着浓烟,山屯里烀酱开始了。
酱豆一样平常的人家不消到集上买的,谁家想烀酱都留一块空闲地,要不就是地头地脑山边地节子种点豆子,烀酱,炒盐豆啦,种点豆子留着备用。
生存在农村,什么节气干什么活儿,这也是节气给农家的一种生存风俗吧。好比,到了立冬天就短了,早上晚一点用饭,晚上早一点用饭,一样平常的农家是两顿饭。十月是双日子,非得在十月烀酱,至于是老祖宗们怎样发明的,为什么吃大酱,烀大酱,为啥是十月双日子烀酱,人们偶然集会论这些话题,但谁又说的清晰呢?固然,也无人观察这无边无沿的话题。
闲着沒事的妻子婆们,早把烀酱的豆子挑好了,挑粒大饱美的,豆子要干淨,豆子好下的酱也好吃。

大灶坑的火架起来了,烀酱要用些硬实耐烧的柴火,树杆子,木棒子。大铁锅里放上水,把豆子用净水洗淨,锅里的水不能添的太多,太多的水,烀出的豆子水啦吧叽,太少的水,轻易糊锅。有履历的媳妇早就撑握好了豆子和水的比例。拿笊笠在烀豆的锅里,上下翻动几下,就知道豆子和水上下差不多少。
豆锅烧开了,开锅的豆儿很香,香味飘在屋里,院子里,乃至飘在大街上,从街上途经哪家大门口闻着开锅的豆香,就知道谁家开始烀酱豆了。大铁锅里木头火旺,得看住豆锅,火烧的大轻易把豆汤流出锅外,别把豆汤都流出来,这些可都是大酱的英华。木头火烧过以后,留有木炭,大铁锅里酱豆逐步咕嘟着,锅底不能沒火,沒火酱豆在锅里捂上一天,做出的大酱面乎乎的,沒有酱香味。偶然烧点玉米杆,火苗弱一些也行,让大铁锅里热气腾腾。
一样平常烀豆酱都在上午八点开始,酱豆不停在大锅里逐步煮沸着,偶然断火也可以,闷上一会儿,得到下战书五六点钟酱豆才可以出锅,长时间的闷煮,烀成红褐色色泽越褐色越好,做出的大酱才有浓浓的酱香。
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,到了十月烀酱的季候,一样平常都赶在晚上烧火烀酱,当时烀酱都用石碾子碾酱,有的山屯人家,一个屯子只有一盘石碾子,屯子里人家多,都得排号碾豆酱。碾豆酱挺好碾的,一个人也能推动碾杆,当时谁家都得烀个三十斤二十斤酱豆,十月的天儿,白天很短很短,碾道里忙得热火朝天。山屯里烀酱也成了一道最美的风景。

厥后,隔了几年,不知什么人家从哪儿学来碾豆酱的新方法。就是用梨木做成一个酱杵子,大概是梨木硬的缘故,样子和铁锹差不多,酱杵把儿和铁锹把一样,酱杵把儿底下是一个圆形长长点的象个木棰子。把烀好的酱豆放在洗涮干淨的缸里,用酱杵子这么一杵杵的,酱豆要热乎乎的,几十斤的酱豆一会儿杵完。这个方法挺实用,来家里就把酱豆杵细了。一样平常的农家都有这个酱杵子,方便,实用,谁家都有果树园,梨木有的是,本身家里就能做,用不着到外地去买。
如今差别了,家家都有一个手摇绞酱豆的小呆板,这个绞酱机,可以绞韭菜花,还可以绞辣椒沬……
绞细的酱豆放在桌子上,用手摔成一个个酱块子,估摸着二斤一块,三斤一块那样多数行,酱块太大了,发酵欠好。不管你是多少斤酱豆,酱块摔出来要成双,不能摔出单个来,到底为啥是双数,大概就是图个吉祥吧。农村的火炕,冬天里也是热乎乎的,找几根玉米杆儿,放在炕梢,把酱块用干淨的白纸包好,放在玉米杆上,就等着酱块子发酵了,来炕上呆上几个月,来年春夏历二月月朔,就开始下酱了。这时的酱块子,早就发酵好了。
农村的妇女,天天都在外边劳作,听凭风吹日晒,比城里妇女容颜要粗糙显老许多。农村妇女上要奉养老人,下要培养本身孩子,自家的地皮也要谋划好。农村哪个农家妇不会烀酱下酱呢,农村妇女烀的醬下的酱家家好吃,农村妇女外表粗糙显老,可内心清秀着呢。烀的酱豆香,飘在大街上,飘在山屯里,飘滿整个山乡!


作者:李凤芹笔名“山草”。 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山神庙乡人,农夫,小学文化。葫芦岛市作家协会,辽宁省散文学会,连山区作家协会会员。部门作品连续在《葫芦岛晚报》,《葫芦岛日报周末》,《晚晴报》,《辽宁老年报》,《绥中文艺》,《辽海散文》,《连山文艺》,《辽西风》,《古城文艺》,《渤海文艺》,《辽宁青年》等报刊杂志发表,有作品在葫芦岛市作协,连山区作协团结征文中获奖。
本文为中国乡下美文原创作品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6

帖子

28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8
孔_方_兄 发表于 2017-12-24 20:0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好,如今家里都很少下酱了,贫苦还吃不多少,影象最深的就是酱缸里打出来的汁咸咸的,当酱油使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部落宝论坛  |网站地图

GMT+8, 2018-8-22 13:28 , Processed in 0.065153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